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美妙小说网 >> 王妃归来 >> 爱下棋的妖孽

“雁初姑娘, 这是上个月的帐,我们掌柜说了,那些药每样再要两百丸。”

自药铺出来,雁初抬头望天,只见日色渐隐,风中难得带了凉意。

这天气, 别是要下雨了吧?

惦记着院中晾晒的药材,雁初忙忙地揣着银两穿过两条街, 刚走进巷子就被人叫住了。

“卫大娘?”雁初认出来人。

“雁丫头回来了,”卫大娘亲热地挽着她的手臂,“我方才还听说你的药卖得可好了,年纪轻轻就懂医理……”

雁初笑道:“我不懂什么医理, 都是我哥哥教的。”

提起凤歧,卫大娘眼睛便亮了:“可不是,你哥哥更是个能耐人……啊对了, 前头那个柳大夫来过, 他的眼睛有没有好转?”

雁初摇头。

卫大娘叹息了阵, 忽然道:“你哥哥年纪也不小了吧。”

雁初不知多少次遇见这种事了, 已将她的来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听她东拉西扯一大堆闲话就想笑:“大娘要说什么?”

“难为你将他照顾得周到,”卫大娘笑道, “可你终究是妹妹, 许多事也不方便, 大娘就直说了吧, 眼下有户难得的好亲,东街药铺杨掌柜的次女,模样周正,脾气最好,大娘想着问问你哥哥的意思,男人终归要成家立业,娶个嫂嫂回去,有人照顾他,也多个人疼你不是!”

雁初迟疑:“这事儿啊……”

“你好生跟你哥哥商量商量,这门亲万万不可错过,杨掌柜家底殷实,他也不嫌弃你哥哥的眼睛……”

“我哥哥眼睛怎么了,”雁初脸一沉,轻哼了声,“想做我嫂子的姑娘多得很。”

“那是那是,看我这嘴一急就说错话,”卫大娘忙道,“大娘不也是好心吗,你哥哥模样好,还懂医理,满城里哪个比得上他……”

雁初听得厌烦,敷衍着打断她:“多谢大娘,等我回去问问我哥哥再说吧。”

.

院子里有淡淡的药香萦绕,簸箕里晒着药材,旁边站着个年轻男人。

摆脱王大娘的纠缠,雁初回到租住的小院,悄悄推开门,立时便看到这场景。

灰白长发极其特别,却绝不难看,身上白衣质地极好,做工精细,袖口与衣襟下摆处皆镶嵌着黑边,清雅中透出几分沉稳与威严,他正用一只手不紧不慢地拨弄着药材,那神态,那动作,倒像是在随手写字作画一般,面前两种不同的药材被清晰地分开,无半根捡错,哪里还像是个眼盲之人。

雁初有点出神,自幼时被他带回,这十多年过去,他竟还是当年初见时那个样子,要不是每过两三年他们就会搬家,必定会惹人怀疑。

“回来了。”他忽然开口。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我,”雁初关上院门,倚着门背笑,“凤歧哥哥,你肯定是神仙!”

他丢开药材:“哦?”

雁初知道他要洗手,连忙放下竹篮子,过去打来一盆水端到他面前的矮桌上:“听说只有神仙才会长生不老啊,如今我都十六岁了,你却一点没变老,不是神仙是什么,卫大娘方才又来叫我劝你娶嫂嫂呢!”

眼看他洗过手,雁初适时递上一块干净的帕子,嘴里嘀咕:“你倒好,这些事总是让我应付!”他平日已极少外出走动了,串门说亲的还是不少,这种事应付起来真麻烦。

“本该由你应付。”他不紧不慢地擦净手,将帕子递还他,坐到椅子上。

雁初已经习惯了,也没将这些事放心里,过去趴在他肩头笑道:“好啦,今晚想吃什么?”

他抬眉:“你做什么都好吃。”

“我早起买了条鱼,待会儿做鱼吃吧,”雁初自己做了安排,走进屋里取出一件长袍,“你的新衣裳昨夜做好了,快试试合不合身。”

“昨晚熬夜了?”他拉过她摸摸脸,“累坏了眼睛,看我饶不饶你!”

面对亲昵的举动,雁初习以为常,只是催促他起身试衣裳,全然忘记他眼睛看不见,边围着他转边不住地问:“怎么样?喜不喜欢?”

他轻抚广袖:“你做的自然好看。”

名贵的、质地极好的蓝溪雨布,色泽清淡自然,上面用银线绣了些水流般的暗纹,显得朦胧飘渺,看上去犹如一副烟雨图,衬得他整个人风神俊朗,清脱中又隐隐透出一种冷厉的气势。

饶是如此,雁初仍觉得不满意,重新为他脱下衣裳:“还要再改改。”

他“哦”了声,道:“别的姑娘都一心一意打扮自己,你呢,自己不爱做新衣裳,都穿到我身上了。”

雁初也觉得好笑,她在这上头确实过于用心了,只觉得那些粗陋的衣物根本不配穿在他身上,定要做最好的衣裳,不过她倒是乐在其中,顺带练出了手好绣活。

“因为你比我俊啊,我当然要好好打扮你了,”雁初“啧啧”两声,“好一个俊俏郎君!”

他嘴角弯了弯:“那得惹多少女子动心啊。”

平日极少见他笑,雁初看得呆了呆,随即扑哧一笑,凑近他悄声问:“凤歧哥哥,你到底是不是神仙?”

他“嗯”了声,点头:“我本是狐仙。”

“啊?”雁初震惊。

他慢条斯理地道:“千年前我修炼时,受你救命之恩,今世便化作人形回来报恩了。”

雁初马上回过神,气得拿手打他:“就知道你骗我!什么狐仙,这是我前日讲的那个说书先生说的故事呢!狐仙是女的,回来嫁给书生那个故事!”

他捉住她的手:“狐仙也有男的,回来娶妻报恩。”

平静的语气听不出是玩笑还是认真,雁初傻了片刻,慌忙缩回手,若无其事地道:“我才不信,哪有这样的……”

话没说完,忽然被一阵吵闹声打断。

雁初意外,侧脸仔细听了片刻,道:“是甄夫子在叫,出什么事了?”

隔壁住的是一位老夫子,姓甄,听说年轻时颇有名气,如今告老闲居在家,收了不少弟子教授学业,为人和蔼,雁初搬来这里时,一次偶然的机会送药去隔壁,跟他说上了话,之后两人居然成了忘年之交,雁初时常跟着听课,此刻听到他的叫声便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起身过去敲门。

.

甄夫子家比雁初租的小院大很多,三进的院子,旁边还有个小园子,里面栽着几丛翠竹和花木,园门口有几名陌生的、穿着不凡的小厮在玩耍。

开门的小童认得雁初,见到她立即面露喜色,悄声道:“雁初姐姐来得正好,快些去吧,我家先生正犯愁呢。”

雁初忙问:“出了什么事?”

小童苦着脸道:“没什么,就是来了个很讨厌的客人,你去看过就知道了。”

雁初心头莫名,来不及多问就被他推进园门。

园内花木种得不多,并无太多碍眼之物,雁初快走几步,刚转过竹丛,就看见了须发花白的甄夫子,和他对面的那位客人。

不知何时,头顶云层已经散去,阳光重新照射下来,灿烂,温暖。

一名少年公子斜躺在竹席上,一只手撑着额头,另一只手拈着棋子,嘴角噙着一丝漫不经心的笑。身后,几丛白牡丹开得正艳。

黑袍铺开,与白牡丹相映,精致得仿佛是一幅水墨画。

人,比牡丹花更妖艳夺目。

微微卷曲的黑发随便用一根赤玉簪束着,几缕散乱地垂在鬓边肩头,瓜子脸极为俊秀,两排长睫更是出奇的美,几乎完全盖住了狭长的眼睛,要不是那过于挺秀的鼻梁,乍一看去就像是个娇媚的姑娘。

在看到她的时候,那长睫下似乎有光芒闪了闪。

这就是小童嘴里那位讨厌的“客人”?雁初尚在迟疑,甄夫子已经看到了她,如见救星,连连朝她招手:“是雁初啊,你来得正好,快快过来陪这位客人下棋。”

少年丢了棋子,撑起身:“圣人有云,诲人不倦,老头儿你这么没耐性,我大老远虚心跑来向你求教,你就让这么个小丫头敷衍我?”

“可不能小看她,”甄夫子摸着花白胡子咳嗽两声,正色道,“这是我机缘巧合之下收的女学生,资质甚好,颇得我真传,你先与她切磋切磋,等过了她这关,我再来指点你。”他又亲切地对雁初介绍道:“这是我一位老友的孙子,姓谢名炎,排行第九,年幼尚无字,你叫他谢炎就是。”

说完他将雁初往前一推,逃也似地走了。

其实雁初只是闲来无事跟他学棋,大略懂得一点,常被这位老夫子嘲笑“愚钝”,如今突然得到“已得真传”的评价,不由傻在当地,等到反应过来,甄夫子早已跑得没影了。回头看着谢炎从容不迫的模样,雁初心里越发没底,暗暗抱怨——这谢炎年纪虽小,却敢主动来向名声在外的甄夫子求教,可见他棋艺不错,自己这手臭棋哪能跟他切磋?

“你叫雁初?”谢炎笑得意味不明,他重新侧身躺下,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请坐。”

罢了,左右是甄夫子吹牛在先,既然他说自己是他的高徒,那自己输了自然算在他头上,怕什么!雁初打定主意,收起那分心虚,想了想还是不便直呼谢炎之名,于是作礼称“谢九郎”,然后假装镇定地坐到他对面:“谢九郎远道而来即是客,允我执黑子为敬。”说完她便抢先拿过装黑子的棋钵。

“好。”谢炎答应得痛快,拈起一粒白子就往棋盘上落。

雁初本是心里没底,想执黑子先走,好捡个便宜,哪知对方嘴里答应,下手却毫不含糊,这规矩哪有白子先走的?分明是他不肯相让,雁初暗暗腹诽,也不好跟客人计较,忙笑着将自己的钵推到他面前:“还是谢九郎先让吧。”

谢炎毫不客气,提子便落天元。

头一手就落天元,足见其信心十足,雁初既意外又担忧,更不敢轻敌,于是谨慎地占了左下角的星位。

棋刚落定,谢炎的下一手也到了,这一子却落在中腹之地。

雁初皱眉寻思片刻,又拈起一粒白子落下。

“啪”的一声,对方更干脆。

……

约摸一盏茶工夫过去,雁初竟是越下越没底,谢炎的棋快得不可思议,简直就是信手而来,毫无章法,前后不搭,令人摸不着头脑,雁初从未见过这么怪的棋路,寻常人走出这种臭棋也罢了,眼前少年可是敢与甄夫子叫板,她哪敢掉以轻心?

一方用心布局占地,另一方却好像全没看见似的,只管自己落子。

眼见棋局越来越怪,雁初终于忍不住了,壮着胆子吃了谢炎几个子,然后悄悄观察他的神情。

谢炎浑不在意,拿起一粒黑子就落。

雁初看得不对,出言提醒:“谢九郎看错了吧?”

“哦?”谢炎果真摸摸眼睛,认真地瞧了瞧,“没错啊。”

雁初愣了下,道:“你往那里落子,它就没气了。”

“没气吗?”谢炎歪头看着她,“那就让它没气吧。”

这人到底会不会下棋!雁初有点懵了:“可是按规矩你不能下在那里。”

“规矩是人定的嘛,”谢炎想了想,凑近前跟她商量,“我们今日就用新规矩吧?”

雁初看看棋盘,又看看他,结结巴巴地道:“谢九郎当真……有趣。”

谢炎比划:“你看,不下这里,我的棋就不成了。”

你这棋本来就不成吧……雁初低头仔细一看,更加无语,开始明白甄夫子为何会逃那么快了。

棋盘上,所有黑子居然排成了一朵花!

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来下棋,他是在拿棋玩!雁初只觉被戏弄,愤然起身:“谢九郎既然不是来下棋的,雁初就不奉陪了。”

“别走别走,再来一盘,”谢炎似乎没感受到她的情绪,满脸认真地道,“谁说我不是下棋的,我就是来下棋的。”

难不成他是真的喜欢棋?雁初倒不好发作了,暗暗叫苦,敷衍:“谢九郎棋艺高妙,雁初自愧不如,这就认输,待我过去请甄夫子来吧。”

“那老头儿太无趣,还是你好。”谢炎主动收了棋子,“重来,我们重来。”

陪他下这种棋,那人除非是闲得无聊了!雁初急于脱身,道:“啊,忘记家中还有事,我先告辞……”她边说边要转身走,不料脚底被什么东西绊住,随即一股力量缠上腰间,将她整个人拉得倒了下去,不偏不倚砸在谢炎身上。

“哎呀!”谢炎低呼。

雁初手忙脚乱地爬起来,通红着脸道歉:“没伤到你吧?”

谢炎依旧慵懒地躺在竹席上,用一只手摸着胸口:“胸口好疼!疼得很。”

那语气实在过于虚假,雁初便猜他是在装,有些没好气,偏偏又不好意思丢下就走,只得暗叫倒霉,黑着脸道:“巧了,我哥哥会制药,等我回去取药送来与谢九郎陪罪。”

谢炎貌似费力地撑起身:“别,再陪我下一盘棋。”

雁初奇道:“你不是胸口疼吗?”

谢炎叹道:“棋,乃是我平生唯一喜好之物,区区小伤尚可忍耐。”

这手臭棋,还说是“平生唯一喜好”?雁初勉强忍住没笑,正色道:“伤势耽搁不得,还是先用药为好。”

“说的是,先用药吧。”谢炎忽然松了口,伸手示意,两名小厮有气无力地走过来“扶”起他。

雁初瞪眼:“你……”

谢炎吩咐小厮:“你去告诉甄老头儿,我受伤了,先去雁初姑娘家治伤,想是要留在那边休养几日。”等那小厮走开,他又“扶”着另一名小厮走了几步,回头朝雁初道,“我们走吧。”

“我们?”雁初终于反应过来。

“是啊,我自幼体弱,这伤一时半刻怕也好不了,只得先劳烦你了。”

“可我家不方便……”

“无妨,我不介意。”

雁初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谢炎认真地吩咐几名小厮:“我有雁初姑娘照顾,你们都留在甄老头家住着,不许生事。”

向来生事的都是你吧!几名小厮同时松了口气,点头不迭。

正说着话,先前那小厮匆匆跑回来:“甄夫子说,小郎身子要紧,雁初姑娘就在隔壁,小郎快些去吧,他老人家空了就过来瞧你。”

雁初听得无语,甄夫子这哪是关心,简直是在赶人。

谢炎倒也听出来了:“你看,这老头儿都不管我了。”

雁初轻咳道:“话不能这么说……”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啊,”谢炎抚着胸口叹道,“我还是识相地走吧。”

你要真有自知之明,还会赖上我!雁初忍住没有说出口,开始怀疑方才摔倒究竟是不是意外,无奈证据不足,她的脸皮也没谢炎那么厚,只得带着他往自家走。

.

“是谁?”两人刚走到院外,里面便传来冷冷的声音,语气颇为不悦。

雁初心知他是听到了陌生人的脚步,正想着该如何解释,谢炎已经走进门去了,雁初顿时头疼万分,连忙跟进去,闭了门,转身只见谢炎自顾自地站在院子中间环顾四周,也不回答,好象根本就没发现里面还有人。

“雁初?”那声音近于严厉。

雁初无奈,走过去低声解释:“他叫谢炎,是隔壁甄夫子的……老友的孙子,方才受伤了,到我们家来养伤。”至于为何会到自家来养伤,一时竟说不清楚。

凤歧也没有追问,侧身转向谢炎。

谢炎倒是毫无察觉,弯起眼睛很友好地跟他打招呼:“你好哇。”

听到这声音,凤歧面色微变,空洞的眸子里竟也仿佛泛起了冷意,他淡淡地问:“你受伤了?”

雁初立即明白他的用意,抢着道:“我哥哥懂医理,谢九郎快过来让他替你看看。”

“受伤?没有啊,”谢炎惊讶地看着她,“难道你还没看出来?我是骗你的。”

……

“你骗我做什么?”

“这样,我才能住进你家啊。”

雁初哑然。

“我不欢迎你。”身旁人冷冷地开口。

“没事,我不讨厌你,”谢炎随口答应了声,也不理会他,只连连朝雁初招手,“来来来,我们再下一盘吧。”

两手自袖底伸出,居然一手托着个棋钵,里面盛着棋子,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带上的。

雁初又气又想笑,活这么大,还真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

“喔,忘了棋盘,”谢炎发现少了东西,立即扬起妖媚的脸朝隔壁高叫,“小七!小九!”

“小郎又有何吩咐?”那边小厮有气无力地答应。

“把棋盘给我丢过来!”

须臾,一面棋盘直飞过墙,被谢炎轻松地接下。

雁初看得目瞪口呆,冷不防手被人握住。

“下棋?”身边人似是不悦,“你几时学会下棋的?”

手被攥得发疼,雁初早已发现他对下棋有些抵触,闻言支吾道:“我……我跟着甄夫子学的,就是看着好玩。”

“不许再碰它。”他冷声命令。

“那可不行,”谢炎忽然伸过脑袋,“她要陪我下棋的。”

他没有理会,手上力道加重了几分。

雁初疼痛难忍,看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只觉委屈,再看看旁边的谢炎,更是羞气难忍,挣扎着甩开他:“喜欢下棋又有什么啊!你不讲理!”

院子里顿时沉寂了。

两人都僵硬了,谁也没再说话,惟独谢炎浑不在意,自顾自地走到旁边坐下,无聊地摆弄棋子,还很没眼色地朝雁初招手。

雁初咬唇不作声。

凤歧忽然放开她,转向谢炎:“我陪你下棋吧。”

“好啊。”谢炎眯了眼,果真将矮桌和杌子拖过来。

“雁初,报棋。”

“啊?”跟谢炎下棋绝对麻烦,雁初不好当面说破,低声应下,心中既震惊又好奇——下盲棋,需要何等的记忆力!对方又是谢炎这么古怪的人,这盘棋他究竟会怎么下?

日影渐斜,拉长了地上的人影,三道影子重叠在一起。

落子声急促,一轻一重,轻的是雁初,她一边报着谢炎的棋,一边听吩咐落下白子。

棋下得很怪,全无规矩,这分明是场游戏,偏偏两人皆一本正经地端坐棋盘前,不知情的人看上去还以为是高手对弈。

一个漫不经心,笑意生动如妖魅;

一个从容不迫,眼波平静如秋水。

眼虽盲,棋路却无丝毫差错,谢炎快,他更快,出手与谢炎大同小异,全无章法,雁初几乎手忙脚乱。盘中棋子越来越多,局势越来越复杂,他报出的棋却无半点差错,皆绕开黑子而行,整个棋盘仿佛早已刻在了他心里。

这盘棋结束得很快。

“我赢了。”他微微后仰了身体。

谢炎闻言愣了下,倾身细瞧盘中局势。

“哎呀,是大雁!”雁初低呼了声,反应过来不由脸一热,瞟了眼身旁的人。

盘中白子赫然排成了一只展翅欲飞的大雁,几处白子又生生切断了黑子的路,留下半朵未完成的墨花。

谢炎敲敲额头:“再来再来!”

新局再开,对阵的情形已有变化,谢炎落子依然不假思索,极为随意,但雁初看得出来,他每落一子都是在阻拦白子的路,意在击散对方,不令图案成形。

这一局只是结束得比上一局慢了一盏茶的工夫。

盘中大雁成形,雁初忍不住低笑出声。

白雁斜掠,姿态悠然,翅上黑子如黑羽点缀,颇为生动。

谢炎扯了扯头发:“再来。”

.

夕阳西沉,明月东升。院子里的木架上挂起了两盏灯笼,灯影因风摇晃,映照黑白分明的棋盘。

数局下来,盘中始终有白雁的影子,或展翅,或卧水,或沉眠。

长睫暗隐锋芒,谢炎落子越来越慢,盘中形成黑子逼压白子的局面,雁初暗暗惊异,不时拿眼睛瞟他——虽然这棋全无规则类似游戏,可是观其出手,每一步竟也行得十分绝秒,总能适时切断白子的路,绝非寻常人能办到,看来这乖张的少年也是有真本事的,他不按规则走,只是将棋当作一件捣乱的玩物,以戏弄别人为乐,谁知今日棋逢对手,反被戏弄,这恐怕也是生平头一回吧。

冷不防,谢炎抬眸朝她抛了个媚眼。

雁初无语,默默地收回视线。

这一局进行的时间很长,整整用了两个时辰,外面更声响起,雁初按指示落下最后一玫白子,眼见大雁再次成形,终于松了口气,笑问:“还来不来?”

谢炎苦着脸轻抚棋子,不答。

这回凤歧先开口了:“再来吧。”

谢炎眯着眼睛瞧他一眼,懒懒地站起身道:“今日累了,不下了。”

“再来,”凤歧主动收拾了棋盘,吩咐雁初,“去收拾收拾,让谢九郎与我同住一间房吧,今夜我二人正可秉烛再战。”

雁初会意,答应着朝屋里走。

“诶呀!”谢炎一拍脑袋,“我忘记还有事,先去甄老头那边。”

雁初忍住笑挽留:“夜深了,谢九郎还是在这边歇息吧。”

话音落,人已不见。

雁初扶着矮桌笑得前仰后合。

忽然,谢炎的声音又在头顶响起。

“美人雁啊,”妖魅少年抱膝斜坐在墙头上,居高临下笑看她,“别以为这样就吓走我了,我还会再找你。”

雁初连忙收起笑,奇怪地问:“你找我做什么?”

“我只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或许是人,或许是一件东西,”谢炎望望天空,神情居然有几分认真,“我看见你,觉得就是你了。”

哪有这么古怪的理由!谁信啊!雁初听得没好气,板着脸道:“我可不陪你下棋,你去找喜欢下棋的人吧。”

“错,我讨厌下棋的人,所以才气他们啊,”谢炎冲凤歧扬了扬下巴,道,“你这个哥哥满肚子诡计,耍花招欺负我,我不喜欢他。”

雁初噎住。

“他肯定不许你再找我,”谢炎忽然俯身道,“不如这样,等他不在家的时候,你在墙头放盆花,我看到花就过来找你。”

这简直是公然要求私会啊!雁初不由自主地想起说书的故事,满脸通红,目瞪口呆。

谢炎大笑,终于闪身消失。

“疯子!”雁初好半天才回过神,气得低骂了声,又忍不住抿嘴发笑,此人虽无赖,却有几分单纯可爱。

猛然想到一事,她惊叫:“哎呀,药还没收呢!”

转身之际,忽见一人仍独坐棋盘前,灯下鬓发灰白,脸却完美无瑕,修长手指紧紧地拈着一粒棋子。

.

雁初后悔不已,知道自己之前的顶撞伤到了他。当年是他收养了无依无靠的她,这么多年相依为命,他不让她做的事,定然是为她好的。

可是,他也不该当着谢炎的面那么对自己啊!

好在雁初性情直爽,没有赌气,过去摇着他的肩道:“凤歧哥哥,我不是故意那么说的……”

“你喜欢下棋?”

雁初忙道:“之前闲着跟甄夫子学了点,我今后不碰它了。”

他叹了口气,断然将棋子丢回钵中:“只怕习惯了执棋的感觉,棋就会伤人。”

“玩玩而已,怎么会伤人?”雁初听得莫名,又满脸佩服地道,“原来你的棋这么高明,凤歧哥哥你真厉害!”

听到这句话,空洞的双眸似乎泛起了温柔光彩。

心结难解,竟忘记了手中棋子也就是寻常棋子而已。

他轻笑了声,反握住她的手:“你喜欢?”

此话似有歧义,雁初不知道怎么回答,转移话题:“你这么厉害,什么都懂,到底是什么人啊?”

他将她拉入怀里,面不改色地道:“我是狐仙,来报恩的。”

怀抱似有暗香,雁初忽然想起他之前说的“娶妻报恩”,心跳得急促,急忙甩开他的手:“谢九郎他……”

他适时放开她:“谢九郎么,你若想陪他玩就去吧,时候不早,该歇息了。”

“我去烧水。”雁初松了口气,摸摸滚烫的脸,直庆幸他看不见,转身飞快进了屋子。

院内,他负手转向隔壁甄家的方向,神色不明:“转世后还记得吗?”

露意更重,房间里传来雁初的低唤声。

他收回视线,举步朝房门走去。

喜欢王妃归来请大家收藏:(www.meimi.cc)王妃归来美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王妃归来最新章节 - 王妃归来全文阅读 - 王妃归来txt下载 - 蜀客的全部小说 - 王妃归来 美妙小说网

猜你喜欢: 穿越之贤能妻[综漫]桔梗花物语女配修仙:素衣仙路无名大巫斗罗之金乌耀世鬼王在上:王妃有喜了幽灵境少将修真日常[死神]白菜的一千种做法我为表叔画新妆[快穿]专职男神农家子的为官路繁花落尽知归处嫁纨绔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娇藏求退人间界灵药空间之小娘子当家穿成女主她哥[快穿]魔教教主是家内主角总想抢我机缘[穿书]质女奸臣套路深[红楼]活该你倒霉!中华一番 此翡有翠灵媒
完本推荐: 知北游全文阅读抗战之第十班全文阅读九鼎记全文阅读重生之逆战西游全文阅读无限之配角的逆袭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贴身兵皇全文阅读无敌捉鬼系统全文阅读庶子风流全文阅读超时空垃圾站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全文阅读俗人回档全文阅读都市最强修仙全文阅读俏汉宠农妻:这个娘子好辣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重燃全文阅读造化炼体决全文阅读暗影神座全文阅读娇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终极小村医麻衣神算子女总裁的贴身兵王神医凰后纨绔天医异界大领主老胡同镇天剑祖帝临鸿蒙美漫丧钟绝世剑神超级忍者系统噬天龙帝重生校园做学霸文明之万界领主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Re,骨傲天屠戮的我农家奋斗记事伊塔之柱从治愈系主播开始神农小医仙开海伏天氏万族之劫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临渊行超脑太监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大数据修仙寒门崛起

王妃归来最新章节手机版 - 王妃归来全文阅读手机版 - 王妃归来txt下载手机版 - 蜀客的全部小说 - 王妃归来 美妙小说网移动版 - 美妙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