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美妙小说网 >> 无依 >> 我来晚了

“认输了?”, 女人这样问着,望了墨云。

墨云眸光中, 冷意已散。除了那冷冷淡淡的浅色, 便似乎再看不到其他。女人依旧勾着眉眼,想要再说些什么, 却见那已陷入绝境的人清浅笑着,说。

“我从没有觉得会输”

女人有一刻的晃神,轻佻戏谑的话还未来得及出口, 却随即神色骤变。女人从虚空之中唤出长剑握在手中,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石室入口。

剑气凌厉, 带了浓厚杀意, 从石室入口而来,席卷天地。女人瞬间移开, 只看那白色身影, 从入口出现,只余下残影, 一路上, 残肢碎肉落下。来人手腕上, 若隐若现, 红色荧光。

来人,停在墨云身前。只是目光相望, 其中深情, 更胜过言语。墨云能察觉到, 对方起伏不定的胸口,以及,墨瞳之下,激烈翻滚的焦急担心。对方的身体,细微的颤抖着,眼中,覆着淡淡红色。

虫尸,聚在两人周围,似乎犹豫,没有再动。

云灵眸光,扫视墨云周身,见这人活生生,还站在自己身前,却才冷静下来。

只那双逐渐静下的墨瞳,在看见墨云手臂深可见骨的可怖伤口时,晃动剧烈。

“我没事”,轻柔的话语,将那激烈晃动的瞳孔,安抚下来。云灵抬眸,望着身前的人,抿了唇,终挤出一句话来。

“我来晚了”

“没有”,墨云这样说着,手掌覆着对方发白的指尖,稍稍前倾的身体,低声一句:“刚好”

熟悉的气息,围绕四周,对方吐息,擦过耳垂,引得那常年比常人苍白许多的耳垂,泛起淡淡绯色。以至于一旁看见云灵来后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的小破,这个时候,一只手捂着眼睛,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

退到池壁旁的女人,目光从一开始,便停在云灵身上。女人这个时候,却也难得的皱着眉。那目光,从云灵脸上,再扫过其手腕上隐约荧光,墨瞳之中,几经变换,最终,也只剩了冷意。

血灵镯,难怪,她这么久也没有找到这东西。

那从一开始就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云灵自然察觉到。目光相对时候,两张相同的脸,如同照镜。

她们,本就是双子。

额间印记,隐隐约约的痛楚,让云灵回忆起,那段本已经忘记的记忆。

女人看到云灵额头红色流云时,略微怔松,旋即勾了唇角,说:“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云灵沉默着,没有回话。只握剑的手,指节泛白。

“也是”,女人摇晃着头,自言自语一般,说:“你从小就是这个性子,毕竟在刑房的半年我也没有听到你一句求饶的话”

女人突然笑着,一双眼睛,直直望着云灵,她问:“但是你真的不想问问你的父亲,母亲,以及你最喜欢的晴哥哥吗?”

看对方瞳孔瞬间的紧缩,女人满意的点了头,从池壁上跳下来,一步一步,趋近云灵和墨云两人。周围虫尸,自觉让出一条道路,看起来,就像是乖巧的狗。

只是,可怖了些,恶心了些,但好在,忠诚。

“他们死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疼爱至极的女儿,为什么要杀了自己”,女人絮絮说着,也并不在意那浓烈的杀意及冷寒,只望着对方的脸,她说:“我废了他们修为,将他们关在地牢之中,就像当年对待你那样,折磨了整整三年”,女人摇着头,似乎感叹:“你们的性子,可真是一样倔强,一句求饶的话也没有,那两个人,只望着我,一遍遍问着,为什么”,女人笑容,纯良无辜,话语残忍,令人心怵。她问:“你知道他们那震惊痛苦的神色吗?”

红色的血雾,覆盖着视野,那杀意,来的汹涌,猛烈,不可阻挡。藏在暗处的东西,叫嚣着,想要冲破牢笼,吞噬所有。

那一刻,云灵心中唯一所想的,不过是杀了眼前的人。

云灵的手,被墨云拉着。墨云能感觉到,手下几乎将人冻僵的温度,以及,那身体的颤抖。可惜这个时候的她,和普通人却也无甚区别。那杯酒,封住她所有真气。

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血,奔流在皮下,炽热无比。云灵肌肉紧绷着,如同弓弦。那胀痛无比的脑子,这个时候,怪异的冷静下来。

云灵想,她一定要杀了眼前的人。

石室中,相同的脸,却是截然相反的神色。

云灵的神色,是冷的,覆着冰雪,一张脸,苍白如纸,没有半点血色。只那一双墨瞳,蒙着红色,额间鲜红印记,如血如火,与这冷白的脸相映,勾出妖冶。

女人的目光,从云灵的脸上滑过,落在云灵的手腕上,眼波流转,几分魅惑。

血灵镯,本是控制血蛭的唯一灵器,只是可惜她找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半点踪影。这个时候,血灵镯出现在眼前这个人身上,除了那初始的惊讶外,却还有,几分理所当然。

以至于让女人也不禁感叹,晴明当年可谓是用心良苦。

女人眸光收回,落在云灵那被血色覆盖的瞳孔,却又忍不住想笑。可惜,那个男人终究还是败者。这里的虫尸,比起血灵镯这种死物,更听她这个主人的话。

女人站在那里,笑的天真无邪,张口说了些什么,云灵已然听不见。

虫尸,再次动起来,朝着墨云和云灵,快速涌动。

云灵单手执剑,一手将墨云护在身后,斩开涌来的虫尸,朝女人走去。血肉碎块,如同雨滴,淅沥落下。女人的话,还在耳边,一遍遍回响。

记忆中,那些蒙着灰尘的东西,那些被主人刻意埋在血肉里的东西,被人刻意挖出,摊开在阳光下。陈旧化脓的伤口,被残暴的抠破,不断流出脓血。

从恢复记忆开始,她就未曾去想过年幼时期的事情。

她,不敢去想。

记忆中,熟悉的脸用了宠爱的笑,温柔的唤了自己的名字。温煦的少年不顾家中长老斥责,牵了年幼的女童,第一次到俗界,看漫天烟火。

这些,都是她爱的人啊。

心脏,被铁链绞着,疼痛难忍,却连呼吸,也是困难。胃液翻滚着,,如同刀绞。云灵能感觉到,从舌尖扩散开来的苦味与血腥,覆盖了口腔。可偏偏,她的喉咙,干咳难耐。

这个时候,只有脑子,清楚的可怕。

云灵知道,自己该哭,可是她没有哭。

女人和她,用了同一张脸。所以她的父母分不清楚。

她的父母,至死,都恨着她。

女人看云灵,踏着着血雨,一步步朝自己走来。云灵与墨云不同,并没有将那些残肢血块,烧至灰烬,云灵只用了剑刃,将蠕动的东西细切成破片,不留活物。地上的残躯断肢,积聚成山,血腥恶臭,令人作呕,看起来,就像是湘清一战的惨况。

说是炼狱,也不为过。

走过这炼狱朝自己而来的,大抵,就是恶鬼,只是为了取自己的性命。

明明是一胞而生。

女人笑着,在这炼狱中,纯良如稚童,她看云灵一步步靠近,看云灵即便在这种时候,却也无意识的,将那人护在身后,护的极好。

女人站在那里,让人参不透,也看不懂,除了那笑,似乎再没有其他神色。

明明,是双子,明明,是这世上最为相近的人,可又恨不得,杀了对方。

这世上,本就容不得两个相同的人,所以,双子才是诅咒。

女人拔剑时候,与对方目光相对。透过这层层虫尸,漫天残肢血雨,她竟还能看见对方眼中那隐藏的极深的痛苦,挣扎,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方心脏的绞痛。以及对方那浓烈的悲痛,几乎让人窒息。那清楚传来的,是云灵的情感。

女人想笑,也就笑了,比之前更加开心的笑。

所以啊,你看,双子就是这么让人厌恶。

剑刃相撞,剑身悲鸣,刺痛耳膜,以至于躲在石室外伸长了脖子观望的小破,痛苦的捂住双耳。石室随着两人的交战而震动,石块落下砸在地上,将残肢碎块,砸成酱沫。

每一剑,都被挡住,每一剑,都准确无误,直刺要害。

对方了解她,就如同,她了解对方。

可本似乎僵持的情况,在女人下一秒的动作下,有了变化。女人任凭对方的剑刃刺过来,不挡不躲,只稍稍偏了手中长剑的轨迹,擦过对方肩膀,朝对方身后刺去。那一剑,女人用了十成的力道,女人撤去所有防御,只是为了这一剑。女人能看见,云灵紧缩的瞳孔,以及,那瞬间的惶恐不安。对方甚至握剑的手,都在颤抖。

这可,真是有趣。

那剑,对准墨云眉心。墨云浑身真气被封,以至于手臂伤势,在没有真气的压制修复下,传来剧烈痛楚,光是维持清明,已经竭尽全力。这个时候,要躲过女人那极速刺来的剑,几乎不可能。

剑,是快的,破开空气,反射着白色冷光,刺破墨云额头肌肤。这一切,也只是电光火石之间,让一旁的小破,屏住呼吸,一双眼睛睁圆,连尖叫,忘记从喉头逸出。

血,不断从剑身留下,滴落在地上。

云灵的手掌,握住剑刃,一双墨瞳,冷寒入骨,漆黑一片。那一剑,女人用了十分的力道,自然不可小觑。可现在,那剑被人握着,纹丝不动。女人笑着,抽剑出来,“撕拉”一声,温热液体,夹杂着碎肉,在空中落下。

墨云却毫不怀疑,若是云灵晚上半秒,女人那一剑就能在她额头,留下一个不算的好看的窟窿。而此刻,墨云只是看着云灵垂在身侧的手,拧紧了眉头。

那一剑,伤的极深,必然见骨。没有截断手掌,也算是好的。思及此处,墨云便越发紧了眉宇。

云灵只觉得喉咙干咳难耐,她喉头动了动,吞下唾液,却丝毫没有缓解这干咳。云灵环视了四周,残肢断臂,白骨腐肉,散落一地,铺成红色泥潭,却似乎和那血池,并无区别。女人退开,在不远处,云灵身体,冷的厉害,血却炽热如岩浆,灼烧筋脉。

云灵刚才那一剑,刺中女人胸口,不算的深,却也划破皮肉。她伸出舌头,添了唇角的血。这个动作,引得女人瞳孔一震,眸光暗下。

那,并不是云灵的血,是女人退开时,从云灵剑刃上溅到的血。

那是,女人的血。

淡淡的腥味,混着甜腻,从舌尖散开。

云灵的身体,细微颤抖着,却并不是,因为痛楚。

剑身震动着,发出鸣叫。

云灵的瞳孔,一片漆黑,覆了寒冰,不见波澜,只周围,覆满红色。额头印记,妖冶如血,与那苍白如纸的脸,却显得诡异,可怖。

还有,几分危险的诱惑。

胸口的疼痛,提醒着女人,刚才那一剑可能伤到了筋脉。可女人笑着,甚至,弯着眉眼,看起来比以往都要笑的开心些。就好像是见到了期待已久的东西,发自肺腑的笑着。

石室中,虫尸已经被云灵切的干净,两人中间,没有半点碍事的东西。女人提着剑,再次冲了上去。这一次,比女人剑更快的,是云灵的动作。

那一剑,差点削去女人的半张脸。

女人庆幸,还好自己躲得快。

不过,可惜她爱护了许久的头发。

女人眼中的人,比起人而言,看起来更像是野兽。那双漆黑的瞳孔中蒙着血色,除了兴奋,冷漠,再看不到其他东西。没有恐惧,没有犹豫,甚至,仿佛感觉不到痛楚。

体内的声音,叫嚣着,想要破坏些什么。这样的感觉云灵并不陌生,她的手,紧握着剑。

云灵的头脑,是冷静的,甚至比任何时候都冷静。

在一片红色血雾中,她能看到对方每一个动作,甚至能猜测到对方下一个招式。

她能杀了对方,似乎轻而易举。

可她并不想就这样杀了对方。

剑刃,划破对方皮肉,挑断对方筋脉。看对方狼狈的躲过每一剑,这让云灵兴奋无比,体内血液炽热,不断躁动流窜在筋脉中。

女人知道,眼前的人想杀了自己,又不止是杀了自己。因为没有什么比起戏弄一只困兽,更有趣了。

就好像她对付拂少白,亦或是晴明所养的狗那般。

女人这个时候,却还能朝站在一旁的墨云,投去意味深长的一瞥。

你看,我们本就没有半点不同。

她和这人,是双子。

她和这人,没有半点不同。

无论是残忍,还是狠戾,她们都是一样的。

她相信眼前的人即便是杀了她也不会有半点犹豫,就好像她杀了苍寻和苍云海。

喜欢无依请大家收藏:(www.meimi.cc)无依美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无依最新章节 - 无依全文阅读 - 无依txt下载 - 晓夜竹的全部小说 - 无依 美妙小说网

猜你喜欢: 他与爱同罪小夜曲穿成了反派的老婆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住在男神隔壁[穿书]快穿之贵女逆袭许你万丈光芒好敌军还有三分到达战场[王者荣耀]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围堵男友少年时丧偶型下路[电竞]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为你摘下满天星穿成天生万人迷怎么办穿成病娇少女的甜系日常不正常博物图鉴和甜文男主谈恋爱[快穿]大总裁,小娇妻!揣着霸总孩子去种田单行道溺宠大神夫人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常玄学大师不是人和宿敌结婚当天一起重生了没出息的庄先生
完本推荐: 太上章全文阅读绝色龙妃很嚣张全文阅读九霄帝主全文阅读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全文阅读剑灵全文阅读幽暗主宰全文阅读重生之贼行天下全文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全文阅读海贼王之剑豪之心全文阅读巫师之旅全文阅读修神外传全文阅读造化炼体决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龙珠之最强神话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娱乐圈是我的[重生]全文阅读透过寒熙听笙箫全文阅读网游之天下第一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超级庄园我的隐身战斗姬末日终战万世为王有钱大魔王一品容华透视小保安鲛人泪之画地为牢重生柯南当侦探通幽大圣武神皇庭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娱乐帝国系统法术真理超级农业强国无限先知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伏天氏都市绝品仙医神魔之玥上为尊种仙记神医弃女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九幽天帝聊斋之炼神剑来纨绔天医位面无限重生洪荒之圣道煌煌

无依最新章节手机版 - 无依全文阅读手机版 - 无依txt下载手机版 - 晓夜竹的全部小说 - 无依 美妙小说网移动版 - 美妙小说网手机站